主页 > 移动应用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 >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

有一次,又和我公公一起去温泉区旅行,住在某家旅馆。在我们被带进的狭小房间中央,有个巨大的阳台。

卧室被四床被子塞满,房间狭小得要去上厕所时甚至必须踩过别人的被子。放电视的房间也只要四人坐下就塞满了,如果有谁想动一下,大家甚至必须忙着搬动椅子。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

房间没有浴室。

而且那个房间里,堪称最大空间也不为过的居然是外面的阳台,阳台还放了几张大椅子。

「其实你们本来想把这里做成露天浴池,可是最近这边温泉水量也不足是吧?」

公公大声地问着替我们做客房服务的男孩子,我和丈夫在旁边拚命憋住笑意。

「那是阳台。可以坐着休息。」

客房服务的男孩子认真回答。

我在心里回呛:「现在可是冬天耶!」

然后他说:

「大浴池在一楼。另外,关于那个大浴池,晚间十点至十二点是包场时段,今天已经被预约客满,所以你们几位今天不能去泡温泉。」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但他一本正经。

这家小旅馆只能容纳六组客人住宿,为什幺会有这幺不可思议的时间设定,我实在搞不懂。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

不过就一般想法,来到「房间没有个人浴池」的温泉旅馆,怎幺想都不可能有人晚间十点至十二点不去泡温泉。

至少该事前通知我们,而且大家都付了同样的住宿费,却规定「晚上有人能泡温泉有人不能去」,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啊~(是音调拖得相当长相当有涵义的那种啊~)那就没办法了。对了,你们这边的酒吧开到几点?」我问。

「酒吧也是採预约制。」男服务员回答。

附带一提,我没打电话,抱着碰运气的心态直接过去一看,酒吧倒是可以进去,但是只能容纳五人。

每次都这样说,听起来好像在狡辩,但我真的不是在抱怨。

也不是非要弄出什幺是非曲直。

我只是满心感到不可思议!我想猎取这种不可思议!

我深深感到,经过层层转述逐渐扭曲后,当事人自己已经不明白有多幺偏离本质了……

本来是因应客人的需求才定出这些细则,结果渐渐在不知不觉中偏离了「温泉旅馆应该是怎样的地方」(那是在自己高兴的时候可以反覆泡上好几遍温泉,不用自己煮饭,脱离日常工作的休闲场所),或者「温泉旅馆的酒吧应该是怎样的地方」(那是在自己高兴的时候泡温泉,兴致来时就去坐一下喝杯小酒的场所,可以穿着浴衣坐在吧檯前)。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

虽然有些场合的确变得更合理舒适,但也有像我遇到的这样古怪的例子。

年纪渐长,就代表自己有权选择不再去不合适的地方。徜若已经置身在那种场合,那就只能享受。我想工作人员一定打从心底认为「我们已经配合客人的各种需求渐渐打造出很好的服务系统了」。

无奈之下只好傍晚就去泡温泉,结果发现浴室有架子,上面放了几本「用防水材质做成的书」。是《木偶奇遇记》和夏目漱石的《少爷》这种安全题材。

旅馆的人一定是在脑中想像「躺在温泉中看书这个尝试或许不错」,然后就觉得这是好主意吧。

肯定也有认真的客人在脑中想像「这个点子或许不错」,于是从架上挑选一本书,试着泡在温泉中阅读,但不管怎幺想都只会泡得头晕眼花,根本看不下去吧。

这时我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这里欠缺了某人的强烈想像力,以及让人想要实现那种想像的强烈引力。

有间住宿设施「天空之森」(注)非常与众不同,而且收费很昂贵。基本上完全见不到其他客人,只是在辽阔的山中渡过一晚。

我收集写作资料时访问过社长,所以曾在那里待过半天,感觉非常棒。

那里的一切都非常和谐。不是空有企划却欠缺执行力,也不会强迫推销价值观。也没有因为收费昂贵就对客人的任性要求百依百顺。

那幺,那里到底有什幺?为什幺会让人感到一切都很和谐?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

首先,那里有愿景。不是许多人在脑中想像出来的,只是把社长(那座山的主人)脑中的世界映现在现世。那个世界如果没有连细节都一一设想,真的会变得歪七扭八,可是社长全都想到了。

我试着从各种角度发问。他的愿景始终很清晰。比方说这种时候想要这样,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希望是这样,这种给人的感觉或许不太好……

我忽然有个问题非问不可。

「厕所的牌子为何选这个?」我试问。

「因为只有这家有好东西。」他说。

「我想也是,我家的厕所马桶是房子本身配备的,是某某牌子,可是清洁起来很不方便,也不大好用,等我存够了钱我想换掉。」我说。

「那妳绝对该换掉比较好喔!因为人生之中待在厕所的时间很长。妳会发现那种细节其实影响非常大。那几十万圆具有什幺样的意义,以后妳就会明白了。先试着换掉吧!藉由更动细节得到的发现真的很重要。」他说。

他倾身向前,诚恳地直视我的双眼。那绝对不是要强迫推销,而是人们想告诉别人大事时的神情。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

所以住在那个有不可思议规定的旅馆当晚,我们无法泡温泉,就和公公一起看报导纪录片。

节目播出希特勒和集中营的可怕景象。透过影像,让我对过去只透过书本知识自以为了解的事有了更深刻的体认。

战争结束时,一般德国市民被规定亲眼目睹关闭前的集中营。集中营内的犹太人依然瘦骨嶙峋赤身裸体,遗体堆积如山,还有无数可怕的人体实验公然展出,德国人民哭着,或是晕厥、瘫软地走过。

「对不起,我从来不知道。」当德国人这幺说时,犹太人说,「不,你们早就知道。」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

伴随影像看到的那句话,想必会终生铭记在心。

公公曾去过战时的中国东北,日本战败后也曾被俄国人欺负,和中国人一起工作,他是亲身经历过战争的人。和这样的人一起看二次世界大战的纪录片让我深感不可思议。

现在回想起来我甚至庆幸那天没有泡温泉。因为我们并肩看到终战情景,那段时光异常珍贵。

翌晨痛快泡澡后,虽然觉得不可能再来这家旅馆,但我还是想写一下感想,于是在顾客意见表上用非常委婉的方式写道:「对于包场时段无法泡温泉的客人,应该给予优惠价格,或是事前告知『是否要预约包场?』,否则客人不知道有这回事,根本没想到来温泉旅馆竟然无法在睡前泡澡,只能带着火锅的气味就寝,这样未免太可悲。」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

结果我儿子在旁伸长脖子偷看,喜孜孜说:「妈妈是标準的奥客耶!」让我很难为情。

甚至不是因为希望对方越来越好,也不是出于正义感,更不是因为已默默决定再也不来光顾所以有点愧疚,那我干嘛要填写意见表?

想必就算这家旅馆多少有点奇妙,「用大脑想像觉得这主意很好」的人,还是会在订房时就提早预约将浴池包场然后一再光顾吧。而旅馆继续经营。我们再也不去。就此分道扬镳。就现实看来这样不就好了吗?

感觉上好像只是因为「太不可思议」、「太奇妙」,这其中好像有某种本质性的东西,所以我还是决定留下意见一吐为快。

按照我的猜想,在这个国家,这种奇妙的现象今后肯定会不断增加,甚至不再显得奇妙。届时我该逃往何处,或者,该以什幺态度生存,我想这是个必须审慎思考的问题。

注:天空之森:鹿儿岛县雾岛市牧园町宿洼田市来迫三三八九, 电话:○九九五—七六—○七七七。

本文摘自《把心情拿去晒一晒:小鱼腥草和不思芭娜》一书。

想像与实现的距离:温泉奇遇让「奥客妈妈」思考事物本质把心情拿去晒一晒:小鱼腥草和不思芭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