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世界企业 >创新在「点」,整合在「面」:服务阿兹海默症患者,给医疗科技新 >

创新在「点」,整合在「面」:服务阿兹海默症患者,给医疗科技新

稍早我有机会参与台大的一个NTU Live创新创业学程,协助年轻的学员团队,建构在医疗科技的新创事业里,所需要的技能与策略考量。我认为这里的许多概念,不只适用于医疗产业,也适合诸多需要创新整合,甚至打破惯性的领域,特别是从台湾这个环境出发的创业团体。

台大的NTU Live是由旅美的方威凯博士发起筹划,并与台大医学系的刘子铭教授合作,旨在培育更多优良的医疗科技产业领袖人才。为期两个月的学程,设计相当创新,并且在课程的后半段,设计了一个专案竞赛,要求每一个小组,对于阿兹海默症(俗称老年失智/癡呆症)的领域,挑选一个待解决的问题,用新创公司及整体解决方案(需要包括硬体、软体、以及服务的元素)的形式,做出具体可操作的商业计划。

阿兹海默症这种神经退化疾病,全球约有3000万人,并且有逐渐升高的趋势,目前尚无非常有效的治疗途径。家里只要有一个病人,全家都会受到影响,衍生出来的问题和服务需求相当多,我们从预防、诊断、治疗、到照护等面向,都可以去思考新的改进机会。

学员基本上对于医疗实务都具有相当的经验,这个竞赛的目的在考验学员能否在短短几週中,把所学的创业知识,组织运用出来,包括了解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定位自己的创新产品价值,以及构想一个完整的营运模式。

参与的四队,分别提出以下的构想:

搭配智慧型穿戴服饰的的失智者提醒服务(衣服) 针对吞嚥困难病人设计的整合侦测服务(喉环) 与保险公司合作的病人状态侦测服务(手环) 以共享经济爲概念的短期线上照护媒合服务

在不特别描述计划细节下,我分享几个观点:

1、多样少量的产品需要有精确的市场了解,以及快速的产品进化流程

我们都知道过去数十年台湾在製造及电子产业建立了相当不错的成就,但也正是因为太着重成本及效率的提升,过去建立的能力多半在代工以及大量製造。目前许多厂商在转型的过程,碰到最大的困难就是对于市场的直接和细緻掌握,以及营运结构的改变。

举例来说,穿戴式装置现在很热门,虽然其中确实有一些技术难度(例如精密元件、电池能源、或是低成本要求),但真正要成功普及的关键在使用者的使用体验,包括相关服务的配套。要了解不同使用族群的细节需求,厂商需要有清晰的行销策略,敏捷的产品开发流程,以及愿意与目标使用者深刻沟通的思维。

特别是现在任何产品都免不了跟网路挂勾,与行动装置连结,其中善用软体(App)及服务(平台)来达到个人化/客製化的体验越来越普及,如果厂商还是只有製造能力外,没能将应用服务整合进来,恐怕不能在相当竞争的市场获得青睐。

上述有三个团队都提出利用智慧型穿戴装置来有效侦测、通知、甚至即时提供治疗的服务设计,许多人相信这是未来医疗保健领域的趋势,我也认为新创公司只要能抓到特定族群的痛点,给予最贴切的解决,有机会在这里大放异彩。

2、智慧及健康生活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核心一定是服务模式与科技应用

去年参加行政院数位政策白皮书徵询会议,行政首长谈到「智慧生活(Smart Living)」环境的愿景打造,希望更多创新应用,聚焦在提升民众生活的品质上,不只在台湾实践,也能输出海外,从此处产出新一代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品。

这个愿景方向我认同,而且医疗及健康服务产业当然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人口老化加上文明病的普及,我们可以预见,全球多数(特别是已开发)地区对于保健与照护需求都会越来越高,并且因为善用网路及科技工具,可以把医疗资源做更为妥善的配置,让更多的人得到适当的照顾。

本次专案中以共享经济为概念的线上医疗媒合服务(参考Uber,Airbnb等将闲置资产与需求做更好配对的平台),目的在满足病患或家属,即时就近的人员照护需求,在很多国家已经开始出现。要建立一个能平衡庞大需求及服务供给,并且维持良好服务品质的平台,有相当大的挑战,其中的关键在于有效募集与管理服务提供者(例如照护者),以及善用相关数据来提升服务(平台)的价值。

举例来说,专业照护者目前在医疗机构已经是相当短缺,如何还能找到或创造更多的闲置资源,散布在平台上,为广泛地区的民众来服务?政府、现行医疗机构、甚至异业的伙伴(例如超商、家政服务、其他在地服务商),在这样的服务体系里,可否扮演加强辅助的角色?从搭配使用的行动及穿戴装置,以及各项医疗照护行为所蒐集来的庞大资讯,透过分析,如何让病人获得更高品质的照料?

这些能帮助我们更具智慧、更健康过活的应用服务,在台湾因为拥有许多富有爱心,拥有创意,以及敢于尝试(这点我们要认真保有,不能失去)的人群,很有机会广做实验,并发展出运行良好的营运模式,当然核心还是在服务的本质上。

3、要突破产业的惯性与结构,小搭配大的机会最好

医疗以及某些特定产业(金融,教育等),因为对于社会整体运作有比较强大的影响,通常具有比较严谨的法规,或是惯性很强的产业结构,在其中要产生破坏式的创新难度比较高,变革实施及普及的时间也会比较长。

但是,以现今科技发展与全球连动的趋势来看,这些产业里的参与者也无可避免要面临巨大的挑战。我相信有不少机会,是会让深刻了解产业结构,但是能带进创新商业模式的创业者来实现。

比如说,上述NTU Live专案中有一个小组的设计,是利用穿戴式手环及相关软体服务,提供保险公司有关病人(被保险人)即时、丰富、且有附加价值的数据资料,让保险公司因此能降低病人就医及照护方面的成本。这时候保险公司可以是创新者的客户,也可以是投资人,甚至应该透过合作,去改变产业里既有的规範及运作模式(例如游说制定有关个人健康资讯流通的法规)。

另一个範例是阿里巴巴的「余额宝」,它奠基在广大电子商务消费者所使用的「支付宝」机制,将其上零散但庞大的资金加以运用,提供如同投资基金般,从未有过的小额投资服务。不过阿里巴巴并非独力要颠覆这个产业,而是联合现行主要银行,在为他们带来利益的情况下,逐渐突破传统制度的桎梏。

4、创新的价值虽然可以在点,但整合的面才有最大的价值

现今的创意随处可见,要在任何产业中产生更大的竞争力及商业价值,单纯的产品效能或功能改良越来越不够,能提供一站购足的整体服务(Total Solution),甚至有跨领域的整合创新,在医疗产业也是如此。

即使是挑一个阿兹海默症的问题来解决,我们也看到能有效整合软硬体及服务,或是能结合实体世界与虚拟世界特性的方案,展现更多的价值。

以上述专案中针对吞嚥困难病人(其实有不少疾病都可适用)设计的方案为例,学员不只把穿戴式装置和云端服务的特性充分发挥,在实际服务模式上,还结合了医疗中心的照护流程,将围绕在病人的相关人员(家人、医生、照护服务者等),同时纳入服务的体系中,也最大化整体的服务价值。

在电影《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中,女主角身为一位早发性阿兹海默症病患,有一段台词很感人,她说「请不要认为我现在正在受苦(Suffering),我不苦,而是在努力(Struggling),我努力融入生活,努力与世界接轨,也努力继续保有自我。」

处在台湾极度需要转型,社会需要找回更多正义与活力的当下,我们需要鼓励更多产业,发挥更大的创新精神,以更精练的经济模式与服务思维,打造另一波坚强的经济及文化实力,同时也找到更进步、更骄傲的自我。


相关推荐